衍墨轩小说网

第245章 倒霉的张利民

小说:重回年代:从国营饭店开始 作者:笋丁豆腐包 更新时间:2023-11-21 06:14
  第245章倒霉的张利民
  黎瑞光在家里,通常情况下,扮演的都是严父这个角色。
  除了黎冉之外,就连家里最皮的小子――黎景,见到他的时候,都不由得发憷。
  原本黎瑞光还没觉得啥。
  孩子怕爹,那不也挺正常的。
  要是孩子不怕爹,到时候不服管教,那才不好。
  但是今天,他的这种观念发生了一点点改变。
  要是真有苏清风这么一个嘴甜的女婿,那似乎……也挺好的。
  正所谓一个女婿半个儿嘛。
  就是这道理了。
  回门有个规矩,那就是不能在娘家过夜。
  因着这个道理,黎冉走得时候,还和家里人有些依依惜别的感觉。
  楼芳则更是夸张,临走的时候,几乎要把整个火腿都塞到袋子里。
  看她那架势,就能知道,她生怕小女儿在吃食上,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。
  明知道苏清风也不是没有本事的男人,但是当父母的,心里还是不能够安心。
  等到走出门的时候,黎冉和浑身上下,挂满袋子的苏清风对视一眼,两个人都没忍住,扑哧一声,笑了出来。
  不过很快,随着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小,黎冉就有些发愁了:
  “这么多东西,咱们怎么拿回去啊。”
  苏清风下意识地说出口,“寄回去呗。”
  黎冉听到这话,瞬间就瞪大眼睛,“苏清风,你怎么这么聪明!”
  苏清风一抬下巴,“你也不看看是谁的男人。”
  黎冉笑弯了眼,对于这个答案,她甚至还点点头,“没错!”
  张利民就站在他俩的身后,听到这对话,表情有点一言难尽。
  这俩人……都结婚了,还跟小年轻似的蜜里调油。
  他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他们身后,他们居然还能侃得忘乎所以。
  难道这就是喜欢?
  一时间,张利民有些怔神,不由自主回想到自己和田蜜身上。
  仔细回想起来,无论是从第一面相识,还是到后边处对象、结婚,再到后来田蜜去工农兵大学,他俩似乎一直都没有这股劲。
  到底是啥劲呢?
  张利民心底思忖着,然后就冒出来一个有些熟悉的词汇。
  黏糊劲!
  没错,就是这股黏糊劲。
  他这边想的出神,那边苏清风和黎冉就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  回过头来,就看到一个大高个,站在他们身后,脸色变幻不定,好像陷入自己的沉思中。
  苏清风起先一惊,反应过来后,就直接一拳捶上去,“利民哥,你这走路悄无声息的,大白天,咋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。想啥呢?”
  张利民被他这一拳,砸回神了。
  他摸了摸后脑勺,笑了笑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转而问起另一个问题,“看?们这大包小包的样子,这是回门回来了?”
  苏清风点点头,“利民哥,上次我结婚的时候,你不在,太不凑巧了。是忙着出车吗?没出事吧?要不这样,趁着今天有空,你来泰和县,到时候我亲自做一桌菜,好好请你吃一次。”
  张利民听到这话,不知怎地,突然鼻子一酸。
  连一个认识的哥们,都对他知冷知热,能为他亲手做菜,担心他出车顺不顺利。
  但是自己的媳妇,却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些话,每次打电话的时候,都像是完成任务一样,难得多说几次话,还是用着指使的语气,说着让他干啥干啥……
  最后……甚至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!
  张利民就这么站在大街上,看着苏清风,眼眶一红,抱着苏清风,就嚎出声。
  一个大男人,不知道憋了多少日子,难受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,没有任何声音,他只是死死咬着腮帮子,一点一点地掉着眼泪。
  黎冉见到这副样子,忍不住心底叹了口气。
  张利民的事情,苏清风也和她说过一嘴。
  或者因为是局外人,又或者因为同是女人,她对于这件事,看得比张利民清楚多了。
  田蜜的心思,一开始就不在张利民身上,她的花花肠子,其实很明显就能看破,但是谁让张利民陷入了自己编织的情网当中。
  本来他好好的一个在这年代,风光无限的大货车司机,愣是为了一个女人,鞍前马后的,花费了无数人情,就为了给她铺路,甚至养小白脸。
  看着张利民一个大男人,哭得不成样子,苏清风叹了口气,看向黎冉,“要不先回爸妈那里?”
  黎冉也觉得,站在这街道上,他们这一男一女,再带上一个哭泣的大男人,这配置……委实有些奇怪。
  横竖现在也没有离大院多远,于是他们又慢慢回到大院里。
  进屋的时候,楼芳还吓了一大跳。
  咋还多出一个大男人呢?
  等到张利民哭得缓过劲来,他也总算把自己的故事,给差不多讲完了。
  他睁着通红的双眼,看向前方,口中喃喃:
  “其实我早就知道,她不喜欢我。只是我总是想着,人心也是肉长的。就算是块冰,只要我用心捂着,也有化的那一天。”
  苏清风都不知道说啥好了。
  要是真能这样,为啥前世还有“舔狗”这种说法?
  只听得张利民攥紧拳头,继续念叨:
  “那天我气不过,我去她学校,我觉得,我简直就是个笑话。在那个学校里,她和那个小白脸,混成了金童玉女,那我算啥?算烂蛤蟆吗?我不在乎那些钱票,我只是想着,如果真的那么看不上我,就和我离婚,又或者……当初就不要嫁给我。”
  “现在嫁过来了,她这么做,我张利民又算得上是什么玩意?”
  黎母原本只是想着听八卦,听完这个故事,也有点说不出话来了。
  这小伙子,要说傻……那也不会傻,真要是傻子,怎么能当大货车司机呢。
  就张利民这条件,黎母要不是家里的女儿都有婆家了,她说不定都会有点心动。
  这样看来,只能说是张利民太虎了。
  哪家男人干出去搭人情的时候,不把事情给弄清楚?
  毕竟……人情债,是最难还的。
  也就张利民这么一个傻瓜蛋,会不计回报地做这些事情了。
  只是这话黎母不好说。
  苏清风有些无奈,“那你现在打算咋办?离婚?你可别跟我说,你舍不得离婚啊……”
  要真这样,苏清风也……也不知道该评价什么了。
  张利民捂着眼睛,低低自嘲了一声,“我张利民还不至于这么贱,人家把我当地上的烂泥,我还一个劲地舔人家。我今天之前,刚好去了一趟田蜜那边,把事情都弄明白了。等她回来以后,就离婚。”
  苏清风拍了拍张利民,“你今天还有活吗?”
  张利民点点头,“之前为了去见她,积压了一堆事情,我还得会红岗镇一趟。吃饭的事情,我记下了,你小子欠我一顿。下次我来泰和县找你。”
  苏清风看着张利民这副样子,心中舒了口气,他也忍不住咧开嘴笑了,“行,我等你来。到时候,我非得把你灌趴下。”
  张利民抹了一把最后的泪水,挑了挑眉毛,“你确定?我好像没见你抽烟喝酒过,你小子确定要在这方面跟我比?”
  苏清风淡淡一笑,“你只管拿酒来,我少喝一杯,那就算我输。”
  张利民听着这话,脸上总算出现了笑容。
  他伸出拳头,在苏清风肩头,轻轻捶了一拳,“你小子!行,到时候咱俩再聊。我先走了。”
  说着,他转过头,看向黎母和黎冉。
  张利民看着他们,就忍不住想起自己刚才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,忍不住有些窘迫,他挠了挠后脑勺,微黑的肤色,刚好挡住了他两颊的红晕。
  “伯母、弟妹,刚才……对不住。等过两天,咱们挑个好日子,去国营饭店坐一会吃饭,就当是我向你们赔罪了。你看我今天这事搞得……”
  说到最后,张利民又有些说不下去。
  活了二十来岁了,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
  这还真应了一句话――情难自禁。
  情绪上来了,有的时候,痛痛快快的哭一场,说不定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  黎母拍了拍张利民的肩膀,气质温和婉约,说话的时候,有一种似水般温柔的感觉:
  “小伙子说啥呢。这么一件小事,就别放在心上了。伯母仗着年纪大,那就卖弄一下自己的心得,跟你说几句真心话。”
  “人这一辈子,哪里可能事事顺心呢?我有不顺心的,你也有,清风也有,这些啊,都叫作坎。我看你这小伙子挺好,待人真心,你说的那个田蜜,那小姑娘心思不多,不适合你。你要是信伯母,那就再等等,你的福气,还在后头呢。”
  听到黎母说的话,张利民的眼眶又忍不住有些酸涩。
  他是挺倒霉的,喜欢上田蜜那样的女人,最后以这样的结局收场。
  但是他也是幸运的,除了田蜜之外,他还有苏清风这样的兄弟,他还有待他如父如母的兄长和嫂子。
  张利民结结实实地抱了一下苏清风,然后就笑着揶揄了一句,“你现在结婚了,弟妹我就不抱了,男女有别,也省得你小子吃醋。”
  苏清风听了这话,踹了他一脚,没好气道,“滚滚滚。”
  张利民闻言,抬头哈哈大笑,随后转身离去。
  等到张利民走了,苏清风和黎冉,也就二别老丈人家了。
  苏清风和黎冉已经商量好了,因为姥爷那边的事情,两人决定,刚好趁着有假,去一趟苏家村,把事情告诉苏四卫和白静。
  虽然这行程匆忙了一点,但这也没办法。
  今天回门的假,这还都是挤出来的,如果今天不去,只怕是短时间内,回不了苏家村。
  因为这个,两人也算是默契地选择坐火车,前往红岗镇,到时候再转道去苏家村。
  上火车前,苏清风还特意去了一趟邮局,给家里打了个电话。
  等坐到绿皮火车上,一路哐叽哐叽的,火车内弥漫着一股子脚臭和酸菜味,让人闻着就想要呕吐。
  苏清风木着脸,好像对这股味道已经习以为常了……才怪!
  这个味道,他觉得,自己这辈子都不大可能会习惯。
  倒是黎冉因为昨天闹的晚,在火车上,这么吵闹,还有这么一股怪味,她愣是睡得香甜无比。
  苏清风想了想,把包裹里的军大衣盖在她身上,让她的脑袋,一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同时把窗户拉了拉,只留下一道通气的缝,好让周围的气息不算太过浑浊。
  等到火车到站的时候,黎冉才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,张望了一下四周,有些惊喜,“这么快?”
  看来火车上的时间,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熬嘛!
  眼睛一睁一闭,这时间就过去了。
  苏清风嘴角微微抽搐。
  对你来说,这时间过得当然快了。
  只是对于他而言……
  苏清风揉了揉自己已经发麻的手臂,没吭声。
  这一趟车,到了后期,简直就是度日如年。
  好在从火车上出来以后,苏清风的心情就变好了许多。
  因为老爹和水生叔,还有村子里几个壮劳力,已经在外边等着他们了。
  时隔几天不见,苏清风觉得老爹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。
  这种变化,难以用言语描述,只能说,苏四卫更加干练了。
  苏清风一路走出来,手里提着大包袱,刚走到他们身前,村子里带出来的几个男人,就已经很有眼力见地将大包袱接到手上,然后一路走,直至走到一辆拖拉机前。
  苏清风看着老爹他们熟练地爬上去,有些惊诧,“爹,你这来接我和冉冉,要搞这么大的阵仗吗?”
  苏四卫哼笑一声,“我哪里是为了你。你一个男人,皮糙肉厚的,要不是有冉冉在,我都想着让你一个人回来。”
  苏清风:“……”
  这一定是老爹为了掩饰对他的关怀。
  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。
  苏清风在心底如是安慰自己。
  不过让他值得高兴的是,这一路上,村里那几个小伙子,明显是对自己很感兴趣。
  刚开始他们还不怎么好意思问,还是苏清风主动说了一点,他们才忍不住问起泰和宾馆的事情来。
  等听到苏清风描述那些外国人的时候,他们口中更是阵阵惊呼。
  四千字结束,明天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